送彩金论坛

两岸新“农”情② | 黄河滩上的台湾农夫
2003年之前,他是台湾一名较为成功的房地产商,40岁前就已拥有10亿元新台币的资产。看到黄河边的大小沙坑和风起时沙舞漫天,时年49岁的连万生,决定将台北的房地产生意交给合伙人,自己留下来,“打扮”黄河。
 

(点击图片观看完整视频)

日月湖、阿里山、台北厅、台南厅……众多台湾元素,镶嵌在黄河岸边的一处生态园里。为恢复黄河之畔的这片风景,台商连万生在黄河滩边一连耕作了近二十年。2003年之前,他是台湾一名较为成功的房地产商,40岁前就已拥有10亿元新台币的资产。看到黄河边的大小沙坑和风起时沙舞漫天,时年49岁的连万生,决定将台北的房地产生意交给合伙人,自己留下来,“打扮”黄河。

 

连万生的计划几乎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对,当地村民甚至怀疑“他是脑子进水了”。连万生认为,反对理由主要有两点:一是黄河容易发洪水,所有的建设都将毁于一旦,投资血本无归;二是此地的沙滩地极难栽培草木,收回投资遥遥无期。但是,连万生觉得,“黄河养育了中华儿女,黄河旁边的土地应该非常肥沃。其次,作为一个炎黄子孙,应该为黄河做一点贡献。”

 

因为荒滩环境恶劣,风沙大,为了保持水土,连万生用种草的方式来改善土壤,然而,在别的地方种一遍就能成活的草木,在黄河滩上却要种36遍。经过多年时间建设,园区变得绿树成荫。连万生把“台湾特色”引入园区,运用台湾技术和大陆本土经验,联合培育新型品种,扩大两岸农业交流合作,吸引台湾农民、农业组织和农业企业,来大陆投资创业。连万生还带动黄河岸边的农民致富,传授相关育苗、栽培技术给当地专家和农民。据估计,有数千户农民接受过培训。每年采摘时节,来自台湾的农业专家现场指导。

 

尽管现在还未收回成本,但他却感到很快乐。“相比台湾商人,我更喜欢别人称我农民、农夫。”已到退休年龄的他,保持着每天早上带领管理人员共同劳作的习惯。“只有亲手打理这里的一草一木,你才会热爱这份事业,热爱这片土地。”如今,连万生的三女儿也来到黄河边,帮助父亲打理生态园。他96岁的父亲,每年夏天都来这里待上一个月,看看黄河,纳凉避暑。每年七八月间的葡萄节,血脉相连的连氏宗亲也来了,海峡两岸的亲人一起相聚黄河边,回忆往事,共叙情谊。

    这个感受特别特别的深,本来我是对农业一窍不通的,而且本来我是农家子弟,想过做农业很简单。但是做下去以后,我发觉做农业比高科技的难度还大,包括选的这个品种、土壤,还有各个方面季节性的变化等。从开始的不懂,到现在变成半个专家,不敢说是专家,但至少说能看出问题来。

    2003年非典的时候,我在桂林经营酒店,我就想既然有疫情,那就把酒店先歇业。开车一路从桂林一直开,结果来到郑州的时候整个就管控了,刚好有个朋友带我到黄河边来看看。黄河跟我小时候想象的差距很大,在台湾读过历史和地理,一直说母亲河培育了四万万中华儿女,但是来到这里一看怎么感到这么荒化、荒凉。当时就有一腔热血,身为一个中华儿女,要为母亲河尽一份力,就直接扎根在母亲河边。

    2007年我从台湾引进优良的夏黑葡萄来河南种植,让河南所有人都跟着我种高质量的水果。在这过程中,我们用了很多人,带动了很多的农务,用我的思维去教他们怎么样能赚更多的钱。我跟很多高校也有合作,特别是农校每年都有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