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阵风”强过中国歼20?“阿三”又飘了
7月29日,首批五架“阵风”战斗机从法国抵达印度。印度与中国在边界地区发生冲突后,这首批五架“阵风”战斗机将部署在中国边境附近,导致印度媒体对这款法国战斗机与中国的主要战斗机歼-10C,歼-16和歼-20进行了广泛的比较。尽管歼-20并未被部署在中印边境附近,但由于其先进的性能,该战机已被印度媒体认定为阵风战斗机的主要对手。

    7月29日,首批五架“阵风”战斗机从法国抵达印度。印度与中国在边界地区发生冲突后,这首批五架“阵风”战斗机将部署在中国边境附近,导致印度媒体对这款法国战斗机与中国的主要战斗机歼-10C,歼-16和歼-20进行了广泛的比较。尽管歼-20并未被部署在中印边境附近,但由于其先进的性能,该战机已被印度媒体认定为阵风战斗机的主要对手。

    美国《军事观察杂志》网站发表文章指出,歼-20和“阵风”的重量等级完全不同,即使按重型战斗机的标准来看,歼-20也很大,重约32,000公斤,而“阵风”刚刚跨越轻型战斗机的界限,仅为15,000公斤重,这表明歼-20是更高级别的飞机。

    不仅重量上存在巨大差异,而且在代际上也存在重大差异。“阵风”被认为是可与中国歼-11BG或美国F-18E“超级大黄蜂”媲美的第四代战斗机,而歼-20则是第五代战斗机之一,与美国的F-22“猛禽”和F-35“闪电II”同代。

中国空军的歼-16,歼-10C和歼-20战斗机

    尽管俄罗斯和美国也能够制造不同角色的多型战斗机,但法国和瑞典等小型制造者只能生产一种战斗机。对于只生产一种战斗机的国家而言,飞机必须优先考虑低运营成本,并且要成为“万事通”,而不能为任何领域进行专业化。这意味着“阵风”虽然可以执行对地攻击,空对空以及核攻击等任务,但其机身设计必须在所有任务之间保持平衡。相对于专业战机,这样的飞机处于劣势。

    美国的F-22、俄罗斯的苏-35和中国的歼-20都是空对空作战的专家,专业战机在工作中的表现始终比“万事通”飞机好得多,这就是为什么有足够工业能力的大国都开发了专业战机的原因。基于两种设计之间的明显差异,很明显由于多种关键因素,J-20在空战中将具有非常重要的优势。

    从规格上看,“阵风”是印度空军中飞行速度最慢和飞行高度最低的战斗机,其机动性和爬升率并不显着,并且不如米格-29等较老的战斗机。这款法国制造的飞机的最大升限比任何其他印度战斗机都要低,约为15公里,这使其在中印边境山区作战的能力备受质疑。与苏-30MKI之类的重型战斗机相比,该战斗机的续航能力也很低,这意味着它无法在远距离承载高武器载荷。此外,它的体积小且发动机相对较弱,这意味着与重型战斗机相比,每携带一种额外的武器都会给其飞行性能造成更大的损失。

中国歼-20战斗机拥有隐身设计

   再看歼-20,该战斗机的升限是世界最高的之一,可以轻松地超过2马赫的速度,这意味着它将能够从上方攻击阵风,并为其导弹提供更多的动能和势能。它的航程和续航能力是世界上最长的,它被设计用于在太平洋上进行长途飞行任务。

     作为第五代战斗机,歼-20使用了先进的隐形机身。在隐身模式下,它的雷达横截面仅是第四代战斗机的一小部分,因此非常难被锁定。J-20进一步受益于阵风所缺乏的高级隐身涂层,这种涂层可以吸收雷达波并增强其机身设计已经提供的隐身优势。

  不仅如此,先进的分布式光学系统进一步增强了歼-20的态势感知能力,该系统目前仅有中国歼-20和美国F-35装备,将在对抗“阵风”时提供重要的优势,尤其是在近距离时。

中国J-20战斗机展示携带导弹的能力

  最后再看武器,歼-20装备了射程达250至300公里的PL-15空空导弹。该导弹使用推力矢量控制,具有很高的机动性。它最突出的特点是使用了AESA雷达,这不仅使它比被动雷达制导导弹更难被干扰,而且还可以锁定更远距离的目标,并更好地与隐身目标交战。

  “阵风”目前部署了较老的“云母”空空导弹,其80公里的射程实际上已经过时了,虽然可以接受,但现在已经被中美两国的新技术远远超越。不过,印度的“阵风”战斗机很快将部署“流星”导弹,但由于“流星”技术的敏感性以及欧洲制造商有降低成本以出口到第三世界国家的强烈趋势,印度几乎肯定会收到比法国空军自用型号能力更差的型号。这与PL-15的情况相去甚远,因为它代表着中国导弹技术的巅峰之作。

  歼-20最近还受益于更先进的国产发动机带来的可操纵性提升。直到带有推力矢量引擎的型号投入生产后,歼-20的飞行性能才会进一步提高。

印度仍在往边境调兵遣将

    8月2日,中印举行了第五轮军长级谈判,讨论在实控线争议地区脱离接触。在此之前的7月30日下午,中国国防部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国防部新闻发言人任国强大校介绍了中印边境的情况,称当前现地局势趋向缓和,两国边防部队正逐步脱离接触。

  同日,印度外交部发言人的说法却略显差异,特别是声称在中印边境的一些对峙点上取得了进步,但是脱离接触(disengagement)的进程并没有完成。

  两国新闻发言人的些许差别,凸显出两国的不同认知。6月15日的加勒万河谷冲突事件发生后,中印边境局势一度呈现高度的紧张状态。特别是印度方面采取了一系列非理性的“报复”举措,包括封禁中国的应用程序、限制中国投资、限制中国商品进口等等,在涉台、涉藏、涉港、南海等问题上采取各种小动作或者暗示将进行政策调整,不少有影响的印度社会精英称要“重新定位”中印关系,甚至要“同美国结盟”以对抗中国。

    印度总理莫迪则在国防部长、国防参谋长、陆军参谋长的陪同下,于7月3日突访列城。7月17日,印度国防部长拉吉纳特·辛格再次带着国防参谋长比平·拉瓦特(BipinRawat)、陆军参谋长马诺杰·纳拉瓦内(M N Naravane)访问列城。与此同时,印度不断下单订购各种先进武器系统(包括山地作战的轻型坦克),要求各个武器卖家提前向印度交付之前购买的武器。更夸张的是,据印媒报道,印度还在不断地向边境西段增援部队,计划将增派35000人。印度内阁的高层人士也在不断地声称,“不会允许士兵的牺牲徒劳无功”“现在已经不是1962年”之类的腔调。

  在中国试图给边境形势降温的同时,印度却在明显地不断采取升温的姿态和举措,摆出一副不会同中国“善罢甘休”的样子。印度升温局势的真实目的是昭然若揭的,最主要的是通过释放强硬信号,试图通过加强印度在边境西段的实力优势的基础上,寻求按照印度的单方面意愿来实现边境对峙局势的解决。更具体地说,就是按照印度媒体透露出来的,要让中印边境西段的状况恢复到2020年4月份时候的情况。

  在6月30日中印边防部队举行的第三轮军长级会谈上,双方已经就一线部队采取有效措施脱离接触、缓解边境局势取得积极的进展。7月初,双方一线部队已经开始逐步脱离接触,近期在加勒万河谷、温泉以及空喀山口三个地区完成部队的脱离接触。而印度则希望在班公湖和德普桑区域,根据印方单方划定的所谓“实际控制线”来实现脱离接触。

  印度所谓“恢复到4月份的状况”的诉求,并不是一个建设性的要求,更像是新德里的“漫天要价”,也想掩盖印度首先破坏中印边境西段实控状况的基本现实。2019年4月,印度修建好Durbuk-Shyok-Daulet Beg Oldi(DSBDBO) 公路后,大大增强了印度在现地的实力优势。2020年4月以来,印度更是在这一优势基础上,在加勒万河谷抵边越线修路架桥,修建了什约克河(Shyok River)东岸的直升机坪和公路,以及建造横跨什约克河和加勒万河的倍力桥等等。只有印度能够放弃利用其现地优势进行“蚕食”的做法,中印边境才能实现真正的和平与安宁。而印度现今调兵遣将的做法,再一次暴露出,印度才是导致近年来中印边境对峙不断爆发的根源所在。

印度继续向中国传递“强硬信号”

资料图片:印度航空母舰“超日王”号

     据《印度斯坦时报》报道,印度海军将加大对印度洋地区外国舰艇军事活动的监视力度。报道援引印军方消息人士的话称,此举是对中国“不可避免地进入该地并寻求成为全球性大国”的回应。为此,印度将与马尔代夫、毛里求斯、塞舌尔、马达加斯加等国进行接触,防止中国通过建立海外军事基地等方式扩大其在印度洋的战略存在。知情人士称,印方一直在密切关注中国在南海地区的“激进行动”,并将采取措施确保中国海军不会“以同样的方式闯入印度洋地区”。报道强调,印度此前与日本、美国进行联合海上军演的目的也在于此。

  此外,据《印度时报》报道,印度海军希望政府同意出资建设该国第三艘航母。报道称,尽管印度第二艘航母的海试工作已推迟至明年9月,但印度海军仍渴望建造一艘新的航母并为其匹配两个战斗机中队,以应对中国海军在印度洋地区不断扩大的“战略威胁”。消息人士透露,海军要求建造的新航母排水量约为6.5万吨。报道还提到,由于中印军事对峙导致关系紧张,政府将对“一些此前长期悬而未决的国防项目”重新进行讨论并加快审批速度。

  分析人士表示,无论是加强军购备战,还是在外交和经济层面加大对华施压,都是印度政府试图在中美关系紧张的背景下,在两国边境对峙谈判中赚取更多主动权,逼迫中方作出让步的手段。该人士认为,选择与中国长期对耗并非明智做法,尤其是考虑到边境地区即将进入冬季,印度军队在物资补给方面截至目前仍未做好准备,过冬用的防寒帐篷和高海拔装备都得从欧美国家采购,而这还不算武器装备的养护和维修成本。对于本年度印度军费而言,这些恐怕都是不小的挑战。

中印边境冲突,澳大利亚突然“站队”

 ▲左起分别是澳大利亚国防部长琳达·雷诺兹、外长玛丽斯·佩恩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悉尼先驱导报》网站)

▲左起分别是澳大利亚国防部长琳达·雷诺兹、外长玛丽斯·佩恩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在多项涉华议题上对美国亦步亦趋的澳大利亚,近日又就中印边境冲突问题撕下原本“中立”的面目,开始“站队”印度。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报道,澳大利亚驻印度高级专员(相当于驻印大使)巴里·奥法瑞尔(Barry O'Farrell)向印度外交部表示,澳方“反对任何单方面改变(中印边境实控线)现状的尝试,这样只会导致局势紧张、增加不稳定的风险。”澳媒认为,此言是在暗示澳大利亚将在中印边境争议中支持印度。

    近期,澳大利亚在疫情、香港、南海等议题上追随美国,屡屡向中国发难,包括污蔑中国掩盖疫情数据、推动对新冠病毒“溯源”调查,暂停与香港引渡协议,派军舰到南海与美军联合演习并驶近南沙岛礁、向联合国发声明否认中方南海主权声索等。

  7月28日,澳美举行国防、外交双部长会晤期间又发表联合声明,在涉及香港、新疆、南海等问题上对中国无端指责和攻击。

“马拉巴尔”联合军演始于1992年,原是美国和印度进行的双边演习,2007年日本加入后变成三方演习,交替在印度洋和西太平洋海域举行。

  澳大利亚驻印高级专员这次声明背后,两国也在加强军事领域的合作。外媒7月中旬曾报道,印度计划正式邀请澳大利亚参加今年的“马哈巴尔”海军演习。若属实,这将是澳大利亚首次参加“马哈巴尔”军演,也将是美、日、印、澳等“印太战略”的“四国同盟”首次举行军演。'

 

    来源:参考消息、环球网等综合


 

那个棋牌平台送彩金最多 正规官网送彩金 快三开群机器人 在线送彩金真钱赌博 彩票大赢家 哪些彩票网站送彩金 送彩金500的网站大白菜 白菜送彩金59网站大全 百家乐送彩金 全讯网送彩金